笙歌无墨

高举恺楚大旗

醉酒

写得不太好,凑合着看看吧(๑•ั็ω•็ั๑)

恺撒找到楚子航的时候,他就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乖乖地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恺撒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他睁眼努力辨认了一下,继而搂紧了恺撒的脖子,嘤咛着唤了他一声,随即又闭眼睡过去了。等恺撒开车到家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大约是睡够了,恺撒洗完澡出来看到的就是楚子航端正地坐在床边,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眼里似乎闪动着光芒,难得一见的乖巧,恺撒突然觉得有些不妙,果然……“我饿了”楚子航的声音里甚至带着一丝委屈,于是,只下半身裹着一条浴袍的恺撒只能认命地进了厨房,做了一份自己拿手的意大利面🍝,“不好吃”,楚子航眨巴着大眼睛软软糯糯地说到。“Oh, shit!”实在抵抗不了这样的楚子航,恺撒转身又进了厨房,想着楚子航虽然从不表露,但也能看出来他是爱吃甜食的,可自己确实不擅长做这些,眼睛瞟到旁边的食谱上封面正是马卡龙的做法,“就它了”手忙脚乱地忙活了半天,总算做出来几个,虽然丑了点,但还能入口。楚子航笑眯眯地接过这盘卖相不太好的勉强还能被称之为马卡龙的东西,倒是吃的很开心,没两口就解决了。心满意足地脱了外套准备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却被恺撒压制在了床头“宝贝,你吃饱了,这下,该我了( •̀∀•́ )”


【恺楚】just sleep

楚子航洗漱完回来,发现恺撒已经睡了,平时那双透着桀骜的眸子紧紧闭着,难得的竟显出一丝乖巧来。楚子航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规矩地平躺在床的另一侧。恺撒翻了个身,手脚并用地把楚子航扒拉进怀里。楚子航身体一僵:“干嘛?”大约确是困了,恺撒含糊不清地说到:“你太凉了,我替你暖暖。”就着这个姿势,又睡了过去。楚子航侧过头细细打量着面前的人,这样的机会是鲜少有的,他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从来不会显示出疲惫来,这次据说是去了堪称世界上最偏僻的地方——特里斯坦群岛,那里人迹罕见,对于他这样的贵公子来说,想必是吃了不少苦,想到这儿,心里竟不禁冒出了一丝酸涩的情绪来,忍不住凑上去用唇轻碰了碰他的额头,缓慢地抬起手揽住他的腰,又往他怀里缩了缩,内心是难得的祥和安宁,这样安心的感觉许久不曾有过了,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那个男人怀里的时候了。

停车停车

楚子航略扬着头,灯光已经有些暗了,衬得他的黄金瞳越发的耀眼,直挺的鼻梁下一双薄唇一张一合,声音低沉性感。恺撒已经听不清他到底在说什么了,舔了舔唇,不自觉地上前握住了楚子航的手腕,凑近了他的脸,两人靠的极近,鼻息可闻。恺撒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楚子航伸手抵住他的脖子,用大拇指上下摩挲着他的喉结,突然抬起头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巴。恺撒心里猛地一跳,实在忍不住了,捏着楚子航的肩膀,略侧了侧头,眼看就要吻上去,楚子航眼里却突然闪过一丝恶作剧成功的亮光,头一偏,轻快地跳开了,“啧,天不早了,洗洗睡吧。”恺撒低头看了看下身的肿胀,玩味地笑了笑,猛地上前两步,拖着楚子航就往床边走去,毫不客气地把他扔上了床,随即压了上去,把他的手压在头两侧,低头在他唇上碰了碰。楚子航抬头加深了这个吻,舌头扫过他的牙齿和上颚,追寻着他的舌头,交换着彼此的唾液。恺撒就像一只被安抚了的金毛,温温顺顺地挨着他,往日里的嚣张跋扈此时通通销声匿迹了。

【恺楚】告白

又是一次日常切磋,以恺撒用体重优势压制住了楚子航作为结束,不,或许是开始?
“楚子航,我好像有点喜欢你。你呢?”
“起来,恺撒。”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喜不喜欢我?”
“嗯”
“嘿嘿,那我不起来了”说着,又把脑袋往楚子航的脖子里埋了埋。

求包养

“我和楚子航要结婚了,欢迎您来参加。”
“我不同意!恺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那是个男人!”
“够了!我只是来通知您一声,我亲爱的叔叔。喔,对了,我已经把我名下的所有财产都转给了楚子航,您,看着办吧。”
“恺撒!你……”
……
“你叔叔来找过我了。”
“别管他。”
“他说你把你的财产都转到了我名下,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晚上呀~你喝醉的时候喔~”
“难怪……”
“所以,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啊,亲爱的~~要不要包养我呀~~”
推开凑过来的金毛,“不要。”转身的时候却被恺撒发现了红透的耳尖和扬起的嘴角……

抖音梗

恺撒:“啧,今天的咖啡真苦。”
楚子航:“没加糖吗?”
恺撒:“好像是的,所以你可不可以笑一下呀,子航~~”
楚子航:“什么意思?”
恺撒:“哎呀,你就笑一下嘛~~”
楚子航:“……”勉强动了动嘴角。。。。。。
恺撒:“呀,咖啡怎么变甜了呢!”
楚子航:“……”

一个小脑洞

跟楚子航来中国后,闲来无事,恺撒刷起了最近很火的抖音,于是。。。。。 
“子航子航,给你个东西要不要?”
“不要”
“配合一点嘛~~”
“嗯”
“那你把手伸出来呗”
(极不情愿地伸出了手)
“我,你要不要呀?”(把手搭上去,握紧)
看着恺撒亮晶晶充满期待的眼睛,楚子航告诉自己不要跟智障一般见识。。。。